当前位置 :主页 > 电影 >

资讯中心

六合大师巧遇神秘黑袍 逍遥仙难道真的是六合心水大师
* 来源 :http://www.myfetishbang.com * 作者 : * 发表时间 : 2018-05-28 13:34 * 浏览 :

  六合大师“还是谢过大仙,能够这样待在北仙湖确实算是一场奇遇,以前我来总是有很多仙,一点也没有今日这样的意境,真是跟着大仙沾光了。”,能够见到传说中的逍遥仙,对她而言确实是件难得的大喜事,起码让她愁苦的心情得到了很大的纾解,这说明她也不是运气差到什么也没有,她还是有别人羡慕不来的逍遥仙奇遇记可以炫耀。六合大师“偶尔看看如此风景,胸怀也自然就开阔许多”。李白迎风而立,他的衣摆随风起舞,他抬头看着远方的青山,带着些淡淡碧绿色的眼眸里,似乎氤氲着什么情绪。六合大师“逍遥仙,你真的是自在逍遥的吗?”,看起来似乎一点也不是传闻中那个了无牵挂孑然一身随时随风而去的自在大仙,他就站在她身边,没有一点架子。严清和总觉得他身上似乎压着什么担子,有些沉重。六合大师“逍遥?什么是逍遥?无牵无挂,无欲无求,无悲无喜?”,他看着严清和,问的很认真。六合大师“难道不是吗?”,严清和一下子理解不了这样高深而且矫情的问题。六合大师“当然不是,如果是那样,那就是佛,为何成仙呢?逍遥,是接受自己的所有,好的坏的,快乐的悲伤的,不因为一时得失而愁眉不展,不因为一时起落而沾沾自喜,心中有杆秤,自然能逍遥。”,李白说着这些的时候一直望着远方,似乎在回忆什么,又似乎在缅怀什么。六合大师“那如果现实很差,差到无法接受该如何?”,自怨自艾不可取,盲目乐观也不可以,比如她如今的状况,就是如此。六合大师“要么更差,要么更好,反正无非就是这样。”六合大师“逍遥仙,我真的觉得你应该立地成佛。”满嘴大道理,都是其乐的更像是佛吧。六合大师“如果有一天我能放下该放下的,那也许吧。”,放下,放下才能回头,才能立地成佛,可是,怎么放下?大概就连逍遥仙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对着这个初次见面的小仙说这么多,大概是她合了他的眼缘吧。六合大师“这个给你!”,严清和刚想矫情的说一句“到放下时,自会放下”来附庸一下如此文雅的气氛,就被李白打断了。“你我有缘,就当是我送你的礼物吧!”六合大师

  什么?”严清和看着面前这个方方的黑漆漆的小牌子,不止是有一丁点儿好奇了。六合大师“你只管收好,最好贴身带着,到了你该知道的时候,自会知道。”,似乎并没有要多说的意思。六合大师“(⊙o⊙)…,你不说那我就不……喂,你这人怎么能把别人不要的东西硬塞在别人手里啊!”,李白似乎不想多跟严清和纠缠,直接将东西塞到她手里,然后就凌空而去了,留下严清和一个仙在原地龇牙咧嘴的。送什么不好,送个看不出用途的小牌子,为什么不是一本超级秘籍,不是一个超级仙器啊,一点也不实际!六合大师……六合大师即使是见过了传说中的逍遥仙,严清和心中其实还是很迷糊,她并不清楚自己该做什么、能做什么或者说还可以做什么,天上掉馅饼一样的碰到了逍遥仙之后,她还是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如果此时她手中有一本仙家秘籍,那她肯定会先练着然后再说以后的事情,关键是,她现在什么也没有。感觉眼前一条条康庄大道,那条都可以通向,但是,对她而言,该走哪一条不是最大的问题,最大的问题是如何站在起点处,获得选择权。六合大师“天啊,请我一本超级无敌的仙技秘籍吧!”,光努力有什么意义,如果没有找到一本好的仙界秘籍,再努力也是徒劳的,只能每天告诉自己我今天是多么努力在,但是进步却不一定比别人好。有些仙不是不努力,只是努力的方向不对,才事倍功半。严清和更悲剧,她现在连努力的资格都没有取得,直接被排除在赛场之外了!六合大师没有神级仙技秘籍,没有高人引,没有奇特。当你什么都没有,什么之、我欲封天都是扯淡,再努力也弥补不了那百分之一的天才成分的影响力。六合大师“天啊!你既然让我成仙,为何却要将我拦在仙界的门外!”,没有仙号的仙生实在是太凄惨了,那仙号像是贴在脑门上的名片,有仙号,可以参加各种仙技培训班,可以享受一个仙能享受的一切,但是,这些都跟严清和无关,她是整个仙界的边缘者,随时可能被放弃。趁着如今北仙湖只剩下了她,严清和对着北仙湖的那池清水着自己的愤懑,湖水依旧平静无波,似乎什么也不曾听到。六合大师……六合大师“你确认过了?是不是她?”,在严清和看不到的北仙湖的另一处,正站着两个人,一人整个都隐藏在一个黑斗篷里面,看不出面貌,声音似乎加了特效一样,听不出男女老少,身形也似男非女,无法判断性别。那斗篷人隐藏在阴影处,似乎已经来了很久。六合大师“能走进我的结界也许只是巧合,我没办法确认。”,这声音出奇的疏阔明朗,那人转过身来看着隐身在处的斗篷人,嘴角勾出的弧度。如果严清和在这里的话,一定会很惊讶,这就是她刚刚看到的逍遥仙李白。六合大师“哼,每次你都是没办法确认,真不知道你能做什么!废物!”,怪气的声,并没有让逍遥仙的表情有一丝波澜,看起来,这似乎是一种常态。六合大师“不论能不能确认,能走进你的结界,我都会将她放去蓬莱岛,所以你最好不要跟我耍什么花样!”,刺耳尖利的声在空荡荡的北仙湖空间,唯独了远处严清和的耳朵。将逍遥仙生生振出去好远。六合大师李白稳住身形,强忍着胸腔喷薄而出的那口鲜血,握紧拳头,将那口到了嗓子眼的血生生咽了下去。六合大师“哈哈哈~,逍遥仙,你永远不是我的对手,所以不要改变什么,也不知道你那些者看到此番情景会怎么想,他们心中无上荣耀的逍遥仙竟然如此狼狈,如此不堪一击!”,那人笑的很是,带着天地唯我独尊的狂傲。六合大师“东西可给她了?”,笑声结束后,那人又问了一句。六合大师“你说呢?”,李白却并没有回答,只是的反问。六合大师“哈哈哈~,放下你那点假仁假义吧,又不是第一次了。”那人轻轻扬起衣袖,很快便升起了一阵浓雾,浓雾中传来了他怪气的尖利声音,“逍遥仙,记得我们的交易!”六合大师浓雾散去之后,原地只剩下依旧一身破烂白衣风华无双的逍遥仙,他抬起头看了看正在小湖边看着湖中的各色小鱼儿笑得格外的严清和,嘴角勾出一抹苦涩的微笑。六合大师“对不起!”,他的声音那么轻那么轻,轻的没有一点分量。六合大师远处正在看小鱼儿自在游嬉的严清和似乎到了什么,猛地也抬头看向了李白所在的方向,只是那个地方空空如也。她轻轻的摇了摇头,只当是自己一时错觉。大概她也没有注意到,当初李白跟她说的第一句话是:“你来了?”,而不是,“你是谁?”。六合大师隐身暗处的李白没想到严清和的感觉如此敏锐,也被吓了一跳,然后想起,他也在这里了设置了视线对的小结界的,外面根本看不到里面的情况,于是不由自主的轻轻舒了口气。六合大师逍遥仙,不逍遥。